本网站部分内容转自互联网,如有侵权,请及时告知,我们将在24小时内给予删除处理。  
档案研究
办事指南
档案征集
捐赠人可通过信函、电话、电子邮件、 面谈等方式与云阳档案馆联系。
公司地址:重庆市云阳县望江大道846号
邮政编码: 404500
联系电话:023-55167911
E-mail:yyxdaj@163.com
档案参阅
网站首页 > 档案研究     
  • 钓鱼岛的前世今生

  • 来源:云阳档案参阅第8期钓鱼岛的前世今生   编辑人:冉林   编辑日期:2010-10-27 浏览次数:
  • 编者按举国关注的福建渔民今年97日被日本非法拘押事件之后,1016及其以后,我国成都、重庆等城市发生了反日示威游行。我国台湾省钓鱼岛的前世今生已成为世人的瞩目点。为此,特摘此文,以还历史真面目。

    钓鱼岛的前世今生

    钓鱼岛自古以来是中国的领土

    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位于我国台湾省基隆市东北约92海里处,距日本琉球群岛约73海里;但相隔一条深深的海槽。钓鱼岛列岛系由钓鱼岛、黄尾屿、赤尾屿、南小岛、北小岛及三个小岛礁组成,总面积约63平方公里。其中,钓鱼岛最大,面积4.3平方公里。

    中国早在明朝就有关于钓鱼岛的历史文献记载。日本称钓鱼岛属其冲绳县管辖,但日本的冲绳县在距今约125年前曾是独立的琉球国。在日本1871年开始吞并琉球国之前,中国曾与琉球国有过约500年的友好交往史,最先发现并命名了钓鱼岛等岛屿。在明朝永乐元年(1403)的《顺风相送》一书中便有关于“钓鱼屿”的记载。

    中国从明太祖开始向琉球派遣册封使,即专门代表当时中国政府册封琉球王的使节。l534年明朝第十一次册封使陈侃所著《使琉球录》中有一段记载他们与琉球使者并舟同赴琉球的文字:“十日南风甚迅,舟行如飞,顺流而下亦不甚动。过平嘉山,过钓鱼屿,过黄毛屿,过赤屿,目不暇接,一昼夜兼三日之路,夷舟帆小不能相及矣。在后,十一日夕见古米山乃属琉球者,夷人歌舞于舟,喜达于家。”

    古米山又称姑米山(),即现在冲绳的久米岛;夷人指当时船上的琉球人。文中琉球人见古米山而“歌舞于舟”的归家之喜清楚地表明,当时的琉球人认为只有过了钓鱼岛,到达久米岛后才算回到了自己的国家,而钓鱼岛、黄尾屿、赤尾屿等则根本不属于琉球。

    到清朝,中国与琉球的界线在钓鱼岛南面海槽一带已成为中国航海家的常识。

    1719年赴琉球的清朝康熙册封使徐葆光所著《中山传信录》当时对日本及琉球影响极大。该书是经徐葆光在琉球潜心研究,与琉球地理学家、王府执政官等人切磋后写成的,十分严谨可靠。该书指出册封使赴琉球的海上航路是:从福州出发,经花瓶、彭佳、钓鱼各岛北侧,自赤尾屿达姑米山。书中又注出姑米山乃“琉球西南方界上镇山”,即镇守琉球边关之山,而将现八重山群岛的“与那国岛”称为“此琉球极西南属界”。

    上述说明,明清两朝政府一直视钓鱼岛为中国领土。

    日本非法窃取钓鱼岛始末

    日本染指钓鱼岛,是日本明治政府对外扩张政策的延伸,是以战争为背景的蓄谋已久之举。

    日本最早“发现”钓鱼岛,是在日本吞并琉球,将琉球国改为“冲绳县”之后的1884年,比中国文献最早记载该岛都迟约500年。

    据日本史书记载,1884年日本福冈人古贺辰四郎发现“久场岛”(黄尾屿)有大量信天翁栖息,可销往欧洲,便于1885年要求冲绳县令允许其开拓,并在岛上树立标记,上写“黄尾岛古贺开垦”。

    189411月底,日军占领旅顺口,将清军北洋水师封锁在威海卫内,日本明治政府确信对清一战胜券在握,便拟迫使中国割让台湾作为媾和条件,并在未通知中方的情况下先行秘密窃取了钓鱼列岛。

    结果,1895114,日本政府不等战争结束,便通过“内阁决议”,将钓鱼列岛划归冲绳所辖,建立标桩。同年417,中日签署《马关条约》,中国被迫割让台湾及其周围岛屿。直至日本战败投降,日本统治台湾长达50年,钓鱼岛等台湾周围附属岛屿也被日本长期霸占。

   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,中日之间悬而未决的钓鱼岛主权争议,是美国在中日之间留下的一个领土“疙瘩”。

    美军占领琉球之后,曾于l946l29日发布《联合国最高司令部训令第667号》,其中第三项中已明确规定了日本版图所包括的范围,即“日本的四个主要岛屿(北海道、本州、四国、九州)及包括对马诸岛、北纬300以南的琉球诸岛的约1000个邻近小岛”,其中根本不包括钓鱼岛。

    随着冷战局面的出现,美国才于l9531225日发出一份美国民政府第27号令,即关于“琉球列岛地理界线”的布告。该布告称,“根据195198签署的对日和约”,有必要重新指定琉球列岛的地理界线,并将当时美国政府和琉球政府管辖的区域指定为包括北纬240、东经1220区域内各岛、小岛、环形礁、岩礁及领海。这是美国对钓鱼岛的非法侵占。l971617日,日美签署的归还冲绳协定(《关于琉球诸岛及大东诸岛的日美协定》)中宣布的日本领土范围,与l953年美国民政府第27号令完全相同。这样就将钓鱼岛切给日本的冲绳县。日本政府据此主张该岛属于冲绳县的一部分,并将钓鱼岛及其周围海域划入日本自卫队的”防空识别圈”内。

    从国际法看钓鱼岛主权归属

    日本政府关于对钓鱼岛是“无主地”,日本对钓鱼岛的“先占”构成所谓钓鱼岛是日本“固有领土”的说法是没有史实和法律依据的。

    首先,钓鱼列岛从明朝时起便已不是“无主地”,而已由中国明朝政府作为海上防区确立了统治权。其次,日本当年在决定将这些岛屿划归冲绳县并建标,是在极其秘密的情况下偷偷进行的,事后也未向世界宣布。即便是在明治二十九年(1896)3月5伊藤博文首相《关于冲绳县郡的组成令》中也只字未提钓鱼岛。

    1943121中美英三国《开罗宣言》中便明确规定,“要使日本所窃取于中国之领土,例如满洲、台湾、澎湖列岛等,归还中国。日本亦将被逐出于其以武力或贪欲所攫取之所有土地。”1945726中美英三国敦促日本投降之《波茨坦公告》强调,“开罗宣言之条件必将实施,而日本之主权必将限于本州、北海道、九州、四国及吾人所决定其他小岛之内。”既然日本接受了《波茨坦公告》,就意味放弃其所攫取的所有中国领土,这当然包括作为台湾所属岛屿的钓鱼岛。

   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历来认为,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片面宣布对钓鱼岛等岛屿拥有所谓“施政权”是非法的。

    一些分析家指出,日本之所以不断在钓鱼岛生事,原因之一是日本企图为今后援引国际法中的所谓“时效取得”概念占有钓鱼岛奠定基础。其实,所谓“时效取得”之说,只不过是国际上取得领土时可能出现的一种方式,迄今它既未被大多数国际法学者所接受,也无真正按所谓“时效取得”原则裁决的国际判例。

    中日之间的钓鱼岛领土主权争议问题,本来是可以通过政府间坦诚、冷静、务实的协商加以处理的。但是,日本却不断有人在政府纵容下登岛建立各种标志,以显示日本拥有实际控制权,一次次刺激中国,中国当然不会接受。(摘自《生活报》9.9钟严文 孙光星荐)

  • 关闭窗口】 【打印本页】 【收藏页面
  上一篇:还原江姐的真实家族
  下一篇:李瑞环:让时光给我们留下美好的回忆
 
 
Copright?2014 重庆市云阳县档案局(馆)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
地址:重庆市云阳县望江大道846号 电话:023-55167911 QQ:22766278 Email:yyxdaj@163.com
渝ICP备08003821号 技术支持:重庆猫扑网络科技